一只安心舔叶修的兔子。

冬深

© 冬深 | Powered by LOFTER

春夏秋冬,又一季。

[双叶]愈合<完>

阴天有雨:

  


  1.


  


  “叶秋,你的理想是什么?”


  叶秋依稀记得那个混账哥哥在离家出走的前一天晚上跟自己聊起的这个话题。


  他们两兄弟睡在一张床上,彼年幼小的他们,已经依稀可见成长之后性格的雏形。叶修睡得歪歪扭扭,不在意自己的姿势有多难看。而叶秋却睡得安安分分,像教科书里面最健康的睡姿那样完美。


  “离家出走。”叶秋记得自己是这样回答的。


  叶修嗤笑,一脚把被子踢开。


  快要入睡的时候,叶秋好像听见叶修在说话。说什么记不太清了,身旁是窸窸窣窣的响动,一只很凉的手掌落在自己的额头上,...

李莲花和梅长苏差在宗主有蔺晨,不然也不至于为活着磨灭了爱恨

刀客

好棒的故事。

酒昧:

A-button:



好久没来,今天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






从前啊,有一个功夫特别厉害的刀客。



人们都说刀客从大漠北边来,大漠那头天气极劣,终年黄沙漫天烈日高悬,仿佛只有这样的水土能养出刀客这样的人。



传闻刀客有两把刀,一把乌黑如鸦羽,一把雪亮如兽牙,就连打铁的汉子不能用双手举起刀客的一把刀,而刀客却常年将两把刀负于背上。



他们还说刀客容貌极丑,一头散乱的发如同被大漠的风刮干了的枯黄稻草,瞳...

长风。——《荒河》文评

首先谢谢 @清一色无法辨识 太太的文

看到《荒河》的时候已经是是老韩的婚礼。以我对叶修的痴汉程度让我点进来熬着睡意把它看完全是因为“黑衣如夜的男人"这七个字的描述苏到我,却没想到一路把我虐到底,就像经历了一场灵魂上的大风,长久不息

前十三章我是一次性看完的,正好我这人喜欢胡思乱想,当晚我是想着老韩如何面对——事实上这个用词让我犹豫了一番——叶修的死亡睡着的。可实在不擅长把握人心,想了一些总是感觉不对,后来慢慢追下来看到太太的结局,觉得这样也好

——这样最好。

从头至尾《荒河》给我的步调都是蹉跎了青春期的平静,抬脚落地充满沉甸甸的难以启齿。这也是文里的叶修所...

一座城池:

故事的开始,下雪了,他一个人离开。

大概想着:去哪好呢?

就是有点心疼,他用自己的方式拯救嘉世,又有多少人懂。

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幸好还有兴欣


PS:十几天没碰板子我觉得自己的手速爆表了……

雨打吟耳汤:

不能一个人……死……

呜呜凶宅都开虐了

我的CP们都逃不了这一劫……

希望秦一恒有个好的结局……

【全职高手】如果沒有叶修〈ALL叶〉

卡文不想撸:

避雷提醒:
1.期末草稿流
2.平行世界穿越梗
3.可以算是黑泥产物
4.宗旨是苏叶神
5.阅读过程中如有不适请迅速撤离

6.所謂ALL是指韓喻黃邱吳樓周王

ps.不是BE


------------

韩文清走出比赛席,抬头看着5:5的比分握紧了拳头。
“韩队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嘉世的队长领着队员晃上台,清秀的脸上笑容轻松友善,嘉世看台上传来一阵尖叫。
韩文清伸手和他握了握,脸色十分难看,苏沐秋疑问的眨眨眼,体贴的没再多说,转头和张新杰说话:“小张战术还是这么给力啊。”5:0进入团队赛却被扳成平手的嘉世队长先称赞,末了话风一转:“但是下次我们会赢的。”
“霸图也不会输。”张新...